財色名食睡,此五根沒一條好斷,但修行就是得要慢慢斷,才有實際之功效。以下為《安士全書》中的〈欲海回狂〉篇,希望大家多看看,逐漸修正自己!以下取自網路,每天花點小時間看,慢慢改變觀念、強化信心,真正斷惡吧!亦請多加流通,廣結善緣!(本系列文章經菩薩開示後流通)

 

文章總連節目錄:http://mouniassn.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3163381

 

       

●統論婬業類(八問八答)

 

問。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而人類興焉。則男女形體。實天地所生也。天地既生男女。又惡男女之事。是誠何故。

 

答。男子有室。女子有家。父母大願也。若不待父母之命。鑽穴踰牆。則又惡之賤之。父母既爾。天地亦然。

 

問。天地以生物為心。男女之道。生生之本也。苟其惡之。生生之理安在。

 

答。生物為心者。蓋言慈心不害耳。非以生育之多為貴也。天道若貴生育。則雞犬豬羊。一乳數子。魚蝦之卵。累百盈千。較之人類。豈不更合天心耶。

 

問。上帝既惡邪婬。當使世人皆生一類形相。壯年自然生育。則邪婬之本斷矣。何為計不出此。

 

✽答。吉凶禍福之柄。雖天實司之。然不過因物付物耳。初無私意於其間也。況男女之相。皆隨其宿世之心所造。天既不能強天下之男女。皆出於一心。又安能強天下之男女。皆出於一相哉。

 

問。男女之事。世人最秘。天地鬼神。焉能一一知之。

 

答。法界與心。原非二物。自心既知。十方世界悉知。豈特天地鬼神而已乎。水清而月現。鼠腐而蟲生。何不細參其理。

 

問。殺生者。令彼痛苦。竊盜者。令彼貧窮。其受罪報。固不待言。至於婬欲。彼此皆悅。庸何傷哉。

 

答。彼此則皆悅矣。試問其夫見之。亦悅乎。其父母兄弟見之。亦悅乎。天地鬼神見之。亦悅乎。則悅者。不過一人。而切齒拊膺。怒目環繞者。虛空也。烏得無罪。

 

問。然則較之殺盜。畢竟孰重孰輕。

 

答。殺者。痛苦難當。婬者。惡名難受。盜者。其養身之財。婬者。其養性之寶。因既不同。果亦各異。所以犯殺盜者。如風火之疾。速生速死。犯邪婬者。如癆怯之證。難脫難除。未可分輕重於其間也。

 

問。踰東鄰垣。摟其處子。猶曰我作之孽也。至於奔女。彼乃自投羅網。納之何足為罪。

 

答。摟是何心。納是何心。既可以納。即可以摟。譬如彼有毒藥。竊而食之者固死。受而食之者亦死。

 

問。犯良家女。其罪誠重。至於婢媵。何足為罪。

答。在彼受染之軀。則有貴賤之異。在我行欲之體。實無彼此之殊。妓女且有罪。況婢媵乎。

 

 

白話翻譯如下:

★統論淫業類(八問八答)

 

問:從宇宙誕生時混沌的太極狀態中,分化出陰性、陽性兩種不同的物質形態,逐漸形成了天空與大地,有了春夏秋冬四個季節的往復交替,人類因此誕生並繁衍不息。由此可知,男女形體的差異,完全是由天地造就的。天地既然造就了男女,卻又厭惡男女之間的情欲,這又是為什麼呢?

 

答:男女結合,建立家庭,這是父母最大的心願。如果不經父母同意,就私自偷情,發生不正當的關系,又會遭到父母的厭惡和鄙視。父母的態度既然如此,天地也是一樣。

 

  問:天地以生育萬物為本懷,而男女性愛是人類得以繁衍的基礎,若是天地對此又要加以厭惡和限制,怎麼能生育更多的後代呢?

 

  答:以生育萬物為本懷,是指天地以慈愛之心護育萬物,不加任何傷害,並不是指以多生多育為目的。若是天道以生育多為貴,那麼雞、犬、豬、羊一次能產下幾個幼崽,魚蝦產卵更是成百上千,與人類相比豈不更符合上天的意願嗎?

 

  問:上帝既然厭惡邪淫,就應當使人類的性別、相貌全都一樣,每個人長大後自然生育,這樣就從根本上杜絕了邪淫的可能。可又為什麼不這樣做呢?

 

  答:人間吉凶禍福的決定權,雖然由上天來掌管,然而不過是公正無誤地根據因果原則將每個人應該得到的施加給他們而已,並沒有在其中夾雜任何的私意。況且男女的性別與相貌,都是由過去世中各自的內心狀況而形成。上天既然不能強使天下男女的內心都彼此相同,又如何能強使天下男女的性別、相貌都完全一樣呢?

 

  問:男女之間的事,世人最為私密,天地鬼神又豈能一一得知?

 

  答:宇宙萬法本來就與內心世界為一體,彼此不可分離。自己內心知道的事,十方世界全都能知道,豈止是天地鬼神而已?水清則月現,鼠腐則蟲生,其中包含的因果關聯的道理,需要細細去體味。

 

  問:殺害生命能給對方造成痛苦,盜竊財物能使對方陷入貧窮,因此而受到懲罰,理所當然。至於男女間的淫欲,彼此都感到快樂,又有什麼危害呢?

 

  答:發生邪淫關系的雙方或許都感到快樂,然而試問這個被淫污的女子的丈夫見到了,也感到快樂嗎?她的父母兄弟見到了,也感到快樂嗎?天地鬼神見到了,也感到快樂嗎?因此感到快樂的不過只有一個人,而切齒痛恨、怒目環繞的卻遍滿虛空,怎麼能無罪呢?

 

  問:然而與殺生、盜竊相比較,究竟哪個重,哪個輕呢?

 

  答:殺生給對方造成難以忍受的痛苦,邪淫給別人帶來難以承當的惡名。盜竊所奪走的是他人的養身之財,邪淫所奪走的是他人的養性之寶。所造的惡因既不相同,所受的果報自然有所差異。因此犯下殺生、盜竊的罪業,其報應如疾風猛火一樣,來得快,去得也快。犯下邪淫的罪業,其報應如患了虛弱的痨症,總是難以擺脫疾病的糾纏。不好簡單區分哪個輕,哪個重。

 

  問:偷偷翻過院牆,去摟抱鄰居家的處女,可以說是自己造的罪孽。至於那些行為不檢點的女人,她們自己主動投懷送抱,欣然接納又有什麼罪呢?

 

  答:摟抱處女是什麼用心?接納不檢點的女人又是什麼用心?既然能欣然接納,也就會偷偷摟抱。譬如某處有毒藥,偷來吃固然會死,被動接受吃的也一樣會死。

 

  問:侵犯良家婦女,罪過的確嚴重。至於和家裡的婢女發生性關系,難道也有罪嗎?

 

  答:被玷污者的身份雖有貴賤之別,而奸淫的行為卻沒有差別。侵犯妓女尚且有罪,何況是家中的婢女?

阿伯的話-精誠區105年-106年_170905_0039.jpg 阿伯的話-精誠區105年-106年_170905_0040.jpg  

    全站熱搜

    牟尼精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