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為一位師姐分享:

 

現場開示精華節錄:「胡思亂想就是在發射電波,招來干擾;干擾一來,黑氣重,靈會躁動不安、靜不下來、容易生氣。」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被公司派到南部出差一個月。我的體質比較敏感,所以有干擾的時候,我就能瞬間察覺。我被安排住進南部分公司的宿舍,一進到宿舍我馬上感覺到干擾,自行排除之後,就照常過日子。蔡師兄說:「所有的干擾,都是來成就妳的。」有干擾來,我就當成練功夫、練定力、增強抵抗力。

 

原以為這是一般的干擾,每天排除完就好了。但是,到了台南第三天,我先是中暑、落枕再爆發熱感冒,整天昏昏沉沉、四肢痠軟、頭痛欲裂、反胃想吐,喉嚨也發不出聲音,每天都用意志力拖著病體上班,下班就癱在床上起不來……。我知道這些症狀都是干擾造成的,但我沒有向阿伯或師兄求救,我想自己去面對。人有生老病死,這是常態,生病了要不要吃飯?還是要吃飯。那生病了就不要修行,等人來救我嗎?依賴別人,永遠都不會成長,所以這一次,我咬牙苦撐。我告訴自己,要如如不動,每天該練功、該寫文章、該誦經、該工作……等等,該做什麼就做什麼,身體不舒服是假的,修行要做的功課才是真的!

 

就這樣苦撐一個星期之後,我的症狀終於有所緩解,或許是我習慣了病痛,或許是身體的抵抗力增強了,又或許我的定力也提升了。這時候,我才將宿舍的照片拿給阿伯看,並且請教我的疑問。我一直感覺宿舍裡有很多無形存在,每天回宿舍都與祂們用特別的方式相處。阿伯告訴我:「宿舍裡有8位前賢菩薩。」也就是說,有8位無形的室友和我同住一個月。除了8位前賢菩薩之外,每天還有外靈來作客,日子過得熱鬧非凡。

 

但我還有很多報告和考試,必須找到方法讓祂們不干擾我,我才能做工作上的事情。我突然想起外靈不敢靠近阿伯和某一位師兄,因為他們都有浩然正氣。心念不正、妄念紛飛就會散發召感干擾的電波,若我把心定下來,如如不動,那干擾一定會減少。

 

後來,我只要一回到宿舍,就馬上坐下來觀想浩然正氣,並且把心靜下來、把心念控制住,每天堅持這樣做。幾天後,我在觀想時看到自己的身體發光,被干擾的感覺就消失了!同時我也發現,自己看事情的角度變得更加光明和正面,不像未修行以前那麼容易有負面想法,思緒更加清晰,忍耐力也提升了。

 

雖然那8位無形室友還是跟我住在一起,但我發現祂們不再干擾我了。我寫文章時,祂們會在旁邊看;我誦經時,祂們也在旁邊聽,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讓祂們有機會聽經聞法。

 

折磨和苦難從另一個角度看就是收穫與成長。凡事都有一體兩面,端看您用什麼樣的角度去看待。修行,就是在修心,修一個正向面對生活的態度。遇到困難時堅定信心、勇敢面對,您就有機會走向光明;若是退縮逃避,只想靠別人來拯救,那您就會在困難的惡性循環中,難以出離。

 

分享完畢

 

來文的師姐靈體比較敏感,有干擾會隨即感知,因此師姐有很多提升自身定力及練習「銀河大手印」的機會,增強自身的功力。蔡師兄說:「所有的干擾,都是來成就妳的。」「心淨意定擾自清」,「修行,干擾一定有,但愈修干擾會愈少;反之,若愈執著,則干擾愈多。故心識要定,腦識要淨,方能減少干擾。」

 

表面上看來,干擾似乎是來破壞我們平靜的生活,但是換個角度想,干擾卻是來訓練我們、成就我們的。因為我們定力還不夠,執著還太深,才需要加強磨練,干擾正好給我們提升的機會,若是突破了,干擾自然就不會影響我們。所謂「靜水則無波,地平則水不流」,一切從自心觀照、從自心要求,干擾就會迎刃而解,心性及定力就能提升上來。

 

蔡師兄說:「干擾是來驗證自己盲點之處,若遇到干擾時,心應如水一樣清澈寧靜、平靜無波;臨事當下的態度要改善,此是在訓練提升心性,要放得開,放得下,若臨事就暴怒,表示考試沒考過,定力還要再加強。」就如同運動員,為了加強自身的體力、耐力及能力,需要在該項運動上反覆練習,直到突破記錄。我們修行也一樣,要有運動家的精神,努力突破自己的盲點。

 

文中師姐提到:「 折磨和苦難從另一個角度看就是收穫與成長。凡事都有一體兩面,端看您用什麼樣的角度去看待。」師姐的體悟積極正向,突破了盲點,是我們學習的榜樣。對待干擾,我們用感恩的心來消除怨恨的心,才能收穫與成長。不止是面對無形的干擾要有感恩的心,面對給我們磨難的人,更應該感恩他們,讓我們有機會學習放下和慈悲。「磨」是成長的過程,「難」是消業的機會,我們應當把握當下。

 

心理學有個名詞叫做「視網膜效應」,就是當我們擁有一件東西或某項特質時,我們就會特別注意別人是否跟我們一樣,擁有這件東西或具備這種特質。也就是說,當我們看到別人的缺點,其實對方就是一面反映自己的鏡子,周遭與我們互動的人都是我們自身的投射。當我們評斷他人時,代表自己有類似缺失。當我們特意去看人性的陰暗面,就會心存怨恨;當我們特意去看人性的良善面,就會心存感恩。面對種種的干擾及挫折,我們要學習以良善的心去看待,這就是修行強調的慈悲,正所謂「心中有佛,所見皆佛,心中有魔,所見皆魔」。

 

以下引用蘇東坡與佛印的故事為例:

 

宋朝的大文學家蘇東坡,他有個好朋友是個高僧,名字叫佛印。有一天蘇東坡去拜訪佛印,遇到佛印正在打坐。蘇東坡便在佛印的對面靜靜地坐了下來,也學佛印打坐。剛打完坐,蘇東坡覺得渾身舒暢,滿心歡喜。他問佛印說:「你看我現在像什麼?」

 

佛印回答蘇東坡:「我看閣下像一尊佛。」蘇東坡聽佛印說自己像尊佛,心中大樂。佛印也問蘇東坡說:「那閣下看我像什麼呢?」蘇東坡心想:「平常談論法義總落下風,今兒個可讓我逮到機會了。也換我來扳回一城。」於是他回答佛印說:「我看你像一陀大便。」佛印臉上微微一笑,便又繼續打坐了。

 

蘇東坡佔了佛印的便宜之後,越想越樂。回到家便迫不急待地將事情的本末告訴了蘇小妹。「哥,你又輸給佛印禪師了,你知道嗎?」蘇小妹聽完蘇東坡的話之後,提醒蘇東坡。「為什麼?他看我像尊佛,我看他像陀大便,怎麼會是我輸了呢?」 「佛書上說,心中有佛,則觀看萬物皆是佛。佛印因為心中有佛,所以看你像尊佛。那敢問大哥你,當時你的心中到底裝了什麼?」(引用完畢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當我們看干擾是來成就我們時,我們就有成就自己的機會;反之,當我們看干擾是仇敵時,我們的仇敵便會永無止盡,因為仇敵本是自心所生。憨山大師〈觀心銘〉中:「內心不起,外境不生。但凡有相,不是本真。念起即覺,覺即照破。境來便掃,掃即放過。善惡之境,隨心轉變。凡聖之形,應念而現。」清楚告訴我們,一切外境乃自心所生,「心」才是修行的根本。

 

修行的道路上不會一路平靜舒適,一切的磨難與挫折正是教導我們學習放下執著,找回原本清淨的自性。以感恩的心看待修行路上的風風雨雨及荊棘坎坷,才能更加知事無礙、慈悲圓融。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723543206.jpg

723543194.jpg

723543203.jpg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南無藥師琉璃光如來

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摩訶薩

南無大願地藏王菩薩

南無護法韋馱尊天菩薩

南無伽藍菩薩

南無十方一切諸佛菩薩摩訶薩

    全站熱搜

    Melo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