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為一位有緣人分享:

 

印光大師說:「如來為一大事因缘故,出現於世。所謂大事因緣者,欲令眾生,開示悟入佛之知見,直下成佛而已,豈有他哉。無奈眾生,根有大小,迷有淺深,不能直下暢佛本懷。因茲隨機設教,對病發藥。為實施權,開權顯實。於一乘法,作種種說。或有善根成熟者,令其誕登覺岸。其有惡業深厚者,令其漸出塵勞。曲垂接引,循循善誘。」

 

在教學生涯中,能遇到乖巧好帶的孩子一直是老師們夢寐以求的,奈何事事難如意,總是事以願違,幾乎每年都會遇到難以教化的孩子,但轉念換個觀點思考,如果能把這些難以管教的孩子,當作是在渡眾生,就能歷練更多渡眾技巧,教化更多眾生!

 

今年帶的七個班級中,有一個班級讓我非常頭痛,上學期為了這班去請教「教該班的每一位老師」,每位老師痛苦指數都很高,有位老師還說那一班是妖魔鬼怪亂世,真是在修忍辱。而且對外說我「上課前靜坐五分鐘是佛教活動」的那位家長,其孩子也在該班!

 

這班學生的特色是:愛頂嘴。老師講一句可以回十句,給老師難堪,跟老師爭鋒相對,上課一直聊天,講黃色不營養的對話,我行我素,下課爬窗台,只想著自己快樂就好。以「惹老師生氣」為他們生活的目標,因為這樣做會被同學認為是英雄!

 

有跟導師討論過班上問題,導師說:「班上孩子的家長有幾位很難溝通,對我講話也非常不客氣。」原來有些是父母的身教影響孩子的偏差行為。但導師也說有些是家庭功能健全,父母也關心教育,但孩子就是我行我素。所以歸納這一班,孩子本身的習氣不佳佔了大多數,再加上習氣不好的孩子都聚集在一起,風氣之差,真的似妖魔亂世,這班真的很難管教!

 

這一班可用「雞飛狗跳」來形容,上學期請示過菩薩:「這班為何那麼難管教?」菩薩開示:「全班有干擾,因為班上孩子心不清淨所招感。」處理過全班之後,有好了一陣子,但心想習氣不改正,還是會一直招感的!我不是該班導師,能影響他們的有限,只能盡自己本分,做到該做的!

 

上週五早上要上他們班的課,前一晚就在想:「憂鬱的星期五又來了,又要面對一些難以管教的孩子。唉唷!真是頭痛!」但轉念又想,佛陀和菩薩們都不怕麻煩,一而再、再而三,一生又一生、一世又一世,運用很多善巧方便,就只為了一點一點地教化眾生,讓眾生發覺自己本有的佛性。而我自己卻那麼怕遇到難教的孩子,只想遇到好教化的眾生,這不是菩薩該有的精神!這是只想享福而怕遇到挫折!

 

週四晚上在讀宣化上人的《妙法蓮華經淺釋》〈方便品第二〉,裡面有段話深深影響到我:「佛以方便力,示以三乘教,眾生處處著,引之令得出。」淺釋分享如下:

 

眾生處處著,引之令得出:一般眾生,無論在任何地方,他就著到任何地方;在哪一個位置上,就著住到哪一個位置。不要說旁的,做父親的,就執著「我是父親」,對兒子就「你是我的兒子!」有一種執著心。做哥哥的,就要來支配這個小弟弟,「我是哥哥,你是弟弟,你應該聽我招呼的!」也就因為有一種執著。

 

做丈夫的,就擺起來一個丈夫架子;做太太的,又想擺起來一個太太的架子。甚至於做和尚,就擺起來一個和尚的架子;做沙彌,就擺起一個沙彌的架子,「你看我,我現在是出家了!你們還不是出家的!」這都是一種執著。有學問的人,就執著到學問上了,「我是個教授,你們這些都是學生,我應該來做你們的師表。」也有所執著。做學生的,有學生的執著,「我是學生,我不知道什麼沒有問題的;你做先生的,我問你的問題,你就應該答覆。」可是在美國大學裡,學生問的問題,教授答覆不出來,也就算了,也不犯什麼法。

 

總而言之,做什麼,都有什麼的執著;在地獄裡的,有地獄的執著;在畜生裡邊,有畜生的執著;在人裡邊,也有人的執著;在餓鬼裡邊,有餓鬼的執著;所以才說「處處著」,就是無論你在哪一個崗位、地位上,就有所執著了。一個家庭裡邊,兄、弟、父、母、祖這五倫,各有各的執著。在國家政府裡邊,「我是省長,我就要管你這個縣長,你縣長就要聽我招呼;你不聽我的招呼,我就給你一個顏色,給你過不去,給你一點的麻煩、煩惱!」所以這都是執著。

 

佛所說的法,就是為破眾生的執著;你的執著沒有了,佛法也了了,沒有了!為什麼有佛法?就因為你執著。沒有執著,就沒有佛法。佛法就是給執著人預備的;眾生的執著沒有了,佛法也就沒有用了!所以這樣說起來,還是眾生多一點執著好,佛法才有一點用處;不然,佛法也就要退休了!(引用完畢

 

讀完那段內容我反思自己,我該如何面對明天那班呢?反思我自己:我不該「住」在我是老師的身分,以權威式來教化他們,我不該執著他們一定要立刻學會守規矩這件事情,學會不講髒話這件事情,我不該被他們回嘴,就覺得老師的尊嚴不見了,面子掃地,我該用「四攝法」慢慢地循循善誘引導他們!

 

週五上課,班上還是很吵,且對我講話非常不客氣,口氣非常惡劣,但我選擇包容他們,不立刻糾正他們的錯,因為對他們越兇,他們只會越叛逆,他們不會畫的,我會幫他們完成一半並鼓勵他們,我發現果然用「愛語及包容」他們的方式,效果比一味的斥責他們好很多!

 

雖然我知道這一班不會立刻改善,且日後還是會頂嘴、吵鬧等等,還有四個月要與他們相處。但《法華經》的常不輕菩薩,他示現了在八萬四千法門中,其中一個可以成佛的方法給我們看,這個法門就是修忍辱行。不但要忍辱,而且還要堅持地去做應該做的事,忍眾生的惡行,堅持行菩薩道,即使眾生給與各種千奇百怪、反效果的反應,但還是要繼續行,無有疲倦、無怨無悔,就是一直做下去。為什麼?因為,常不輕菩薩深信,所有的眾生終有一天都可以成佛的!

 

反思自己跟常不輕菩薩真的差太遠了,但我會努力的學習,常不輕菩薩「忍辱法門」是我努力的目標,自己真的得好好加油,在此與大家分享!

 

(分享完畢)

 

教育講求因材施教,但面對眾多來自四面八方的學生,往往有令老師們頭疼的學生,出現各種令人想像不到的脫序行為。小編恰巧亦是老師,也會面臨到各種形形色色的學生,令人哭笑不得,或令自己搥胸頓足。在本身修學佛法當中,從佛法中學習如何教育,並且從教育過程中反觀自省。所謂教學相長,學生們看似被教育,但另一方面來說,學生同時也在教育著我們自身,如何以更貼近適當的方式引導他們,並從中改變了自己根深蒂固的成見與習慣。

 

分享文中的老師,在遇到一班冥頑不化的班級,令所有接觸教授過的老師們都頭疼不已。然而,這一位老師試著調整自己的心態,反思自我如何面對這樣的班級?找出幾項要點:

 

一、破執著。如文中所述:「我不該『住』在我是老師的身分,以權威式來教化他們,我不該執著他們一定要立刻學會守規矩這件事情,學會不講髒話這件事情,我不該被他們回嘴,就覺得老師的尊嚴不見了。」重新思索教導的方式,以更多耐心來引導學生。

 

二、以忍辱心來惕勵。不管此班能改進多少,都不會放棄,一邊要忍受學生們未能及時改善的態度,又一邊堅持執行愛的教育,學習佛菩薩普渡眾生「不捨一人」的精神。

 

分享文所述:「如來為一大事因缘故,出現於世。所謂大事因緣者,欲令眾生,開示悟入佛之知見,直下成佛而已,豈有他哉。無奈眾生,根有大小,迷有淺深,不能直下暢佛本懷。因茲隨機設教,對病發藥。為實施權,開權顯實。於一乘法,作種種說。或有善根成熟者,令其誕登覺岸。其有惡業深厚者,令其漸出塵勞。曲垂接引,循循善誘。」佛陀教化芸芸眾生尚且要視其根性,循循善誘,因此諸佛菩薩不辭辛苦,累劫倒裝下凡教導眾生。在佛菩薩心中,看待每一位眾生都是平等、無分別的,並不會將眾生分別貼上標籤,而是會依眾生的的習氣、根性,做不同的教化方式,以利提攜眾生能有自性的覺悟。

 

以下引用佛陀因材施教的典範故事為例:

 

有一次,有比丘就問佛說:「世尊常常訶斥提婆達多,為什麼就不訶斥羅睺羅呢?」還有比丘也看得不順眼,會說:「是呀!世尊妒忌提婆達多,所以常常惱他;羅睺羅是世尊的兒子,所以就包容他,不訶斥他。」有其他比丘聽到了,就來告訴世尊。

 

佛就說:「提婆達多這個人呀!他就像一隻劣馬似的。要調伏這樣的劣馬,應該用威力來調伏他,所以就要訶斥他。這羅睺羅呢,他像很聰明、有智慧的象一樣,只要和他好好講,用良好的言語同他說,就可以令他往正路上走了。(引用完畢)

 

老師們最怕遇到地雷班,教到地雷學生,或是遇到恐龍家長,如同文中分享這麼調皮搗蛋的班級,相信很多老師都會搖頭投降。曾經聽過有些老師們,如果接到難以教導的班級,就會認為自己運氣不佳,就要趕緊去廟裡祈福,或是去求改運。然而,命運往往不會讓人一帆風順,就像世間有四季更迭,有白晝夜晚的交替,一味地希求順遂,只是心中貪求順境的執著。

 

《華嚴經》:「知一切法,皆是自心,而無所著。知一切法,即心自性,成就慧身,不由他悟。知三界唯心,三世唯心,而了知其心無量無邊。知心佛亦爾,如佛眾生然,應知佛與心,體性皆無盡。」

 

佛教導我們,我們所見所聞的一切境界,盡是心的體現,對於順逆境的分別心,皆是我們對於現象所起的一種虛妄之波動,然而分別境界的是我們的心,能扭轉境界的亦是我們的心。一般人認為對「我」有好處的,便歸類於「順境」,並起了貪戀愉悅之心;認為對「我」不利的,便將之推向「逆境」的區域,起了厭惡煩惱心。對於這些現象相信我們都不陌生,所以在生活中有著許許多多的喜怒哀樂,有著數不盡的各種思緒,算計著要如何趨吉避凶,讓自己得到最大的利益及好處。

 

然而,順逆境的感受是來自心識分別的作用,善修行者,在任何情況下,都能善用其心,不取不著。在所謂的順境中,不起貪愛,不使身心沉溺於對順境的追求及執著;在一般人唯恐避之的逆境中,不起瞋恨,不抱怨、不煩惱,並藉此鍛鍊自我的身心。無論處在任何情況,無不是修行的場所,在各種人事裡修持定慧力,發揮心的妙用。

 

淨空法師開示:「佛講八萬四千法門,處處都是門,門門都能入。佛法妙在哪裡?只要『言語道斷,心行處滅』,你就能證得一切法。什麼是『言語道斷,心行處滅』?沒有言語,言說道斷;心裡不打妄想,不起一念分別執著,心行處滅。」

 

一個班級的學生中,每個人都有著各式各樣不同性格,一個學校有那麼多的班級,每個班級分別又有各個學生,找不到一模一樣的人,僅能有類似的,但絕不會有一模一樣的,即使是雙胞胎,亦有差異。這也就像是社會的縮影,我們生活遇到的人,無論遠近親疏,總有好相處的、難以相處的人圍繞在周遭。對於好相處的人我們自然感到樂於親近,但若是難以相處、甚至總是找麻煩的人,我們應該如何看待?我們是否能會毫無成見的對待呢?分享文提到面對難以教化的班級,從常不輕菩薩所示現的忍辱行,勉勵自身應以忍辱來堅持行菩薩道。

 

《六祖壇經》:「我此法門從上以來,先立無念為宗,無相為體,無住為本。無相者,於相而離相;無念者,於念而無念;無住者,人之本性。於世間善惡好醜,乃至冤之與親,言語觸刺欺爭之時,並將為空不思酬害,念念之中不思前境。若前念今念後念,念念相續不斷,名為繫縛。於諸法上念念不住,即無縛也。此是以無住為本。」佛教導我們,不要住在相上,念念之中,不思前境,不要一昧地執著前念,並且將念頭延續到今念、後念,這樣念念不斷,是將身心繫縛住,若能不執著,以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便沒有什麼好煩惱與在意的。善惡美醜,只要一執著,哪怕是一丁點兒的放不下,便讓煩惱有機可乘,令心不得自在。

 

佛門有一則著名的故事:

 

從前,有一位得道高僧,名叫金碧峰。他的禪定功夫,已經到達無念的境界,只要一入定,任何人都找不到他。有一天,皇帝送給了他一個紫金缽。他看到這個紫金缽非常精緻、獨特,心裡非常高興,對這個缽是愛不釋手。過了很久,金碧峰陽壽將盡。閻羅王派了兩個小鬼,尋找他。可是,任小鬼們東尋西找,就是找不到金碧峰!

 

兩個小鬼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就去找土地公公幫忙。土地公公對小鬼說:「金碧峰已經入定了,你們是沒辦法找到他的。」小鬼央求土地公為他們想個法子,要不然的話,沒法子向閻羅王交差。

 

土地公公想了一想,對小鬼說道:「金碧峰他什麼都不愛,就愛他的紫金缽,如果你們想辦法找到他的紫金缽,輕輕地彈三下,他自然就會出定來。」

 

於是,兩個小鬼東找西找,找到了那個紫金缽,輕輕地彈了三下。

 

果然,紫金缽一響,金碧峰出定了!

 

金碧峰說:「誰呀?誰在碰我的紫金缽。」

 

小鬼就說:「你的陽壽盡了,現在請你到閻羅王那裡報到。」

 

金碧峰心想:「這下子糟了。自己修行這麼久,結果還是不能脫出生死,這都是貪愛這個缽給害的!」

 

於是,金碧峰就跟小鬼商量:「能不能給我請幾分鐘的假,我要去處理一點點事情,處理完以後,馬上就跟你們走。」

 

因為金碧峰是得道的高僧,小鬼也要給點面子,就說道:「好吧,給你幾分鐘。」

 

金碧峰突然將紫金缽往地上一摔,砸得粉碎。

 

然後,金碧峰乘小鬼還沒有反應過來,雙腿一盤,又入定去了。這一回,任兩個小鬼再怎麼找,也找不到他的魂魄了。

 

留下一首偈曰:「若人欲拿金碧峰,除非鐵鏈鎖虛空;虛空若能鎖得住,再來拿我金碧峰。」(故事引用完畢)

 

只是一個缽,就能繫縛住得道高僧的生死,而我們凡夫掛念的豈止是一個缽而已?恐怕是數不盡牽腸掛肚的人事物吧!眾生在累世的輪迴流轉中,有著萬千的習氣、煩惱與執著,要褪去多生多劫不好的習性非一件易事,度人先要度己,從自身做起才能自度度他。

 

《阿伯的話—現場開示精華節錄》:「煩惱即菩提,佛經裡面教的是如何破除煩惱,將逆境轉為智慧,轉識成智,方知煩惱與菩提是一體兩面。」在當下的生活中,無論煩惱、逆境是否接二連三來報到,學習不染、不著,去覺察自身的毛病,時時用功於心念,會發現烏雲背後有陽光,煩惱過後即是智慧的曙光。讓我們一起在菩提道上精進不懈!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

 

2020030101 (32).jpg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南無藥師琉璃光如來

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大悲觀世音菩薩

南無大願地藏王菩薩

南無韋馱菩薩

南無伽藍菩薩

南無十方一切諸佛菩薩摩訶薩

    全站熱搜

    Melo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