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色名食睡,此五根沒一條好斷,但修行就是得要慢慢斷,才有實際之功效。以下為《安士全書》中的〈欲海回狂〉篇,希望大家多看看,逐漸修正自己!以下取自網路,每天花點小時間看,慢慢改變觀念、強化信心,真正斷惡吧!亦請多加流通,廣結善緣!(本系列文章經菩薩開示後流通)

 

文章總連節目錄:http://mouniassn.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3163381

 

       

●賈御史(懿行錄)

    明賈御史某。幼聘魏處士女。逾年而女瞽。處士將返幣焉。御史急娶之。魏孺人日請御史置妾。御史不可。時御史有兄為戶部。納寵京師。孺人請益力。御史復不可。生子衡。弱冠登第。官至刑部主事。古今來娶瞽女者。唐有孫泰。宋有周世南。劉廷式。周恭叔。張漢英。數人耳。此外不多見也。賈公行履。古人所難。而魏夫人能克配其賢。更足景仰。

 

 

白話翻譯如下:

★賈御史(《懿行錄》)

    明朝的賈御史,幼年時與魏處士的女兒定下了親事。後來魏家的女兒眼睛失明,就想把聘禮退還給賈家,他卻立即把未婚妻娶了過來。他的這位夫人由於自己眼睛不好,常想讓他再娶一個妾,他卻一直都不同意。後來賈御史的哥哥在戶部當官,在京城娶了妾。賈御史的夫人就更想讓他也娶一個,可他還是不同意。他的兒子賈衡,二十歲就中了進士,一直做到刑部主事。

[按]自古以來娶盲女的,唐朝有孫泰,宋朝有周世南、劉廷式、周恭叔、張漢英等幾個人,詳見《唐書》、《宋史》,此外就不多見了。賈御史的品行,古人也很難做到。而魏夫人也同樣是賢良之妻,令人景仰。

 

 

●史堂(感應篇圖說)

    史堂微時已娶。及登第。自恨不得富家女為妻。漸至暌隔。不與同寢。其妻抑鬱成疾。臥病數年。堂不一顧。臨終隔壁呼曰。我今死矣。爾忍不一視耶。堂竟不顧。妻死。心不自安。乃從邪說。以土器蓋面。兼用枷索束其屍。是夕見夢於父曰。女託非人。生遭楚毒。死受厭勝。然彼亦以女故。壽祿俱削盡矣。明年堂果死。天順中。都指揮馬良。最為上愛。妻亡。上每慰問。適數日不出。上怪之。左右以新娶對。上怒曰。這廝夫婦之道尚薄。豈能事我。杖而疏之。若史堂夫婦。非宿生之怨對乎。覷破怨家。各自尋門走。不覺有味於蓮大師之言。

 

白話翻譯如下:

★史堂(《感應篇圖說》)

    史堂在原來身份微賤的時候就已經結婚,中進士後,常常遺憾沒能娶富家女為妻,與妻子的矛盾漸漸加深,以致彼此分居。他妻子抑鬱成疾,臥病多年,史堂卻從不去探望。妻子臨終時,在隔壁喊他說「我馬上就要死了,你忍心連看都不看一眼嗎?」史堂竟然不加理睬。他的妻子死後,史堂感到內心不安,就聽信邪說,用土製的器皿蓋住她的臉,並用枷索捆住屍體。當晚,亡妻給她自己的父親託夢說:「女兒嫁錯了人,活的時候受到虐待,死後還要受巫術的詛咒。不過他也因為虐待我,自己的壽命和官祿全被削除了。」第二年,史堂果然死了。

[按]明朝天順年間(1457~1464),都指揮使馬良特別受皇帝的寵信,他的妻子去世後,皇帝常常好言安慰他。不久遇到馬良好幾天都沒出門,皇帝感到奇怪,左右侍從稟告說他剛娶了新妻。皇帝非常生氣,說:「此人連夫妻情義都不講,豈能對我忠心?」令人用杖把他責打一頓,從此與他疏遠。而像史堂夫婦二人,豈不是多世的冤家對頭?「覷破怨家,各自尋門走。」蓮池大師的話語意味深長。

 

         

阿伯提醒的話_170717_0073.jpg  

    全站熱搜

    牟尼精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